壹-呼求主名乃歷代聖徒普遍的實行

一 新約及舊約的聖徒都呼求主名
二 二十一個世紀以來的聖徒都呼求主名
三 Bernard of Clairvaux推薦呼求主名
四 其他的聖徒推薦呼求主名
五 倪柝聲推薦不間斷的與主交通
六 呼求主名的屬靈益處
七 地方召會的聖徒如何實行呼求主名
八 呼求主名的聖經根據

 
  新約及舊約的聖徒都呼求主名

首先請不要稱眾地方召會(希臘文教會這字──ekklesia,意蒙召出來的會眾───應翻作召會,見恢復本及國語新舊庫譯本聖經)的人為“呼喊派”。任何重生得救的人都呼求主名,那麼所有基督徒都是“呼喊派”了。是不是凡禱告的人都叫“禱告派”,守晨更的人都叫“晨更派”呢?若你禱告時不喊『主啊!』,那你的禱告是頂枯乾的,並且在禱告中你最感覺到主同在的時刻是當你喊『主啊!』那句話時,對嗎?呼求主名乃是最短的禱告。呼求主名的實行貫穿整個舊約和新約,甚至整個召會歷史。舊約的敬虔人如以挪士、亞伯拉罕、大衛、耶利米等都常呼求耶和華的名。林前一章二節說:『寫信給在哥林多神的召會,就是給在基督耶穌裡被聖別,蒙召的聖徒,同着所有在各處呼求我們主耶穌基督之名的人;…』(恢復本)。這裡保羅說他這信也是寫給所有在各處呼求主名之人的。

 
  二十一個世紀以來的聖徒都呼求主名

在東歐及埃及等地自第五世紀開始及在西歐自十一世紀開始就不斷有人推薦呼求主名,如五世紀東歐的Nilus of Ancrya及更明顯的Diadochus of Photice(一位監督)。在早期,他們是重複的禱告說:『主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憐憫我罷!』或『主耶穌基督,憐憫我罷!』他們稱這個為“耶穌禱文(Jesus Prayer)”。“耶穌禱文”自十四世紀在希臘的Athos聖山(一個有很多修道院的山)流行起來,而到十八世紀影響到整個希臘。這禱文自十一世紀在俄國發現,而到十九世紀已很流行。今天“耶穌禱文”在希臘、俄國、羅馬尼亞和散居的東正教徒中已越來越流行。1並且現在的東正教徒已進步了。他們不作“耶穌禱文”而只簡單的呼求主名,喊『主耶穌!』或『主耶穌!Amen!』或『噢!主耶穌!Amen!』他們稱呼求主名為“耶穌禱文”最簡短的模式,即呼求主名是最簡短的禱告,又說呼求主名會叫人被聖靈充滿。他們還鼓勵人每日呼求主名十至十五分鐘呢!2

 
  Bernard of Clairvaux推薦呼求主名

在西歐,十二世紀的Bernard of Clairvaux非常推薦這名。在雅歌第十五篇的講道裡,他說主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他說:『這樣你變成人以及動物的救主,你的憐憫是如此數不盡,噢神。你的名何其寶貴,但然而何等的便宜!便宜,卻是救恩的工具。』他再說耶穌這名是光、食物及醫藥。他又說:『我們有人感覺憂愁嗎?讓耶穌的名進入他的心,從那裡讓它(註:即主的名)湧到他的嘴巴,以至照耀如黎明它可驅走所有的黑暗並造出一個無雲的天空。有人墮入罪中嗎?他的絶望甚至催促他去自殺嗎?讓他只求告這賜生命的名而他生存的意願將立即被更新。心的剛硬是我們常見的經歷;怠惰所養成的冷淡、思想的苦毒、對屬靈事物的厭惡───在那拯救的名面前它們曾在屈服上失敗嗎?眼淚被我們驕傲的障礙堵起來───在思想耶穌的名時它們怎不帶着更甜美的充裕已再沖出來嗎?並且那裡有人,他,在迫近的危險前驚恐及發抖,不藉從呼求那名所得的力量已突然被勇氣充滿並驅除懼怕?那裡有人,他,在疑惑的滾動大海上漂來漂去,不藉轉去求助耶穌的名所帶來的清晰,快速地找到確信(註:即不再疑惑)?曾有人如此灰心,如此被困苦打倒,對他這名的聲音不能帶給新的解決?總之,對肉體所繼承的所有疾病及失常,這名是醫藥。…沒有任何東西如此抑制怒氣的發作,如此緩和驕傲的湧上。它醫治嫉妒的傷口,控制不受約束的過度,及熄滅欲望的火焰;它冷卻貪婪的渴望及驅逐不潔願望的發癢。因當我稱呼耶穌時我將一個人放在我面前而祂是溫柔及心裡謙卑、仁慈、明智、貞潔、憐憫、無瑕疵地正直並在眾人眼中聖潔的;並且這同樣的人就是那全能的神祂生命的方式醫治我,祂的扶持是我的力量。在聽到耶穌的名時所有這些(註:指以上主的美德)向我再迴響。…隱藏如在一個瓶裡,在這耶穌這名裡,你───我的魂───擁有一個有益的藥物對此沒有屬靈的病將不被穿透。時常帶着它靠近你的心,時常在你手中,而如此確保你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動作,是被定向於耶穌。你甚至被邀請去作這:「求你將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祂說,「帶在你臂上如戳記。」(註:在雅歌中,這兩句話是書拉蜜女對她的良人說的,但這裡Bernard說主邀請我們將祂的名放在我們心上如印記等)。目前你有這準備好的藥物給你的心和手。耶穌的名供給你那能力去改正你邪惡的行為,去供應給不完美的人所缺乏的;在這名裡你的情感找到一護衛去對抗敗壞,或者如果敗壞了,一種力量將使它們(註:指情感)再次健全。』3你看Bernard對呼求主名多麼有經歷。他把呼求主名的好處寫得多麼淋漓盡致,如能使人勝過脾氣、驕傲、嫉妒、放縱、欲望、貪婪、不潔等肉體中的罪,又能醫治憂愁、懼怕、疑惑、怠惰等肉體中的疾病。他說對這一切,呼求主名是醫藥。Bernard也有一首詩歌說到主名的寶貴,其中一節說:『無口能唱,無心能思,也無記性能憶,一種聲音比你名字,更為甘甜可喜。』4

 
  其他的聖徒推薦呼求主名

來華傳道的英國西教士和受恩姊妹(Margaret Emma Barber,1866-1930)也摸着呼求主名的路。在她所寫的詩歌中有『坐在天上我今讚美,你名就是我勝利;…只要呼吸耶穌這名,就是飲於你生命(Just to breathe the name of Jesus, is to drink of Life indeed.);…耶穌!耶穌!最貴之名,戰時兵器病時膏。…』5等字句。她經歷到一呼喊主的名就能享受到主的生命。這對照Bernard of Clairvaux的經歷,而這也是林前十二章三節所說『若不是在聖靈裡,也沒有人能說,主,耶穌!』的經歷。Lydia O. Baxter(1800-74)的詩歌Take the Name of Jesus with You 中有:『時常攜帶耶穌的名,當作藤牌敵火箭;每逢誘惑攪擾你靈,呼吸這名在心間(breathe that holy name in prayer)。』等字句。6 她對她的朋友們說:『我有一非常特別的軍裝。我有耶穌的名。當那試誘者嘗試去使我憂鬱或沮喪時,我題及耶穌的名,而牠不能再對我作甚麼。』Frederick William Faber(1814-63)在一首詩歌裡說:『求原諒我,將你聖名,日念千遍不住(Forgive me if I say, for very love, Thy sacred name a thousand times a day。)』。7地方召會的聖徒很少有人在禱告之外的日常生活中,每日呼求主名有一千次之多,能有幾百聲已是很愛主的了。有記錄說俄國的東正教徒早在百多年前就有些修士每日呼求主名過萬次呢!不過那是過分,後來被人定罪。曾販賣黑奴的約翰牛頓(John Newton,1725-1807)也作詩說:『耶穌這名甜美芬芳,慰我痛苦心情;我心歡樂,我口歌唱這個寶貴的名。』8

 
  倪柝聲推薦不間斷的與主交通

倪柝聲說:『我們基督徒是活在一個沒有間斷的禱告裡的。不是禱告十分鐘、半點鐘才算是禱告;不是早晨起來禱告,作事情的時候就不禱告了。因為我們是要活在主的面前,所以我們外面雖然忙着作事,但是裡面與主仍然是有交通的。我們是應當有定時的禱告,有定時的讀聖經,但是,在定時的讀經禱告之外,裡面的生命仍然應當繼續與主交通。』9我相信倪柝聲所說的這種不間斷的禱告和與主交通不是無聲音的默禱,而是用自己聽得見的聲音常常呼求主名及加上一些短的禱告,因我們不可能每天不停的為人或為事代禱。而當我們禱告的內容是短的時候,自然每句話都會帶着主的名,如『噢!主耶穌,使我平靜下來。主啊!使我不緊張。』或索性喊幾聲『噢!主耶穌。』

 
  呼求主名的屬靈益處

我們相信很多屬靈人都常常呼求主名而不自知,因我們在生活中需要常常轉向主。人越屬靈就越需要時刻轉向主。但我們每日要做很多的工作,如要上班或讀書,我們不可能照聖經所說的實行『不住的禱告』,因那會使我們不專心於工作,又會使我們的喉嚨非常的痛,但我們可以習慣性地藉間歇的呼求主名或加上一些短的禱告如『主啊!我需要你。』或『主耶穌!我愛你。』等來聯於主。關於呼求主名的屬靈好處,Bernard已說了很多。經歷告訴我們呼求主名能使我們的內心平靜而不緊張、不急躁及不暴躁(如Bernard of Clairvaux說主的名能抑制怒氣的發作等,因呼求主名時我們是將一個完美的人位放在我們面前,而祂的生命像一種藥物一樣能醫治我們),工作就會更加順利和減少出錯。不要與我爭論,當你向配偶快要發脾氣時,試試背著她/他輕聲的呼求主名十聲八聲,你的脾氣就會很快降下去。當你正要發脾氣時,如果你只記住『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你的脾氣仍舊會發出來。但當你肯轉向主,呼求主名十聲八聲,你就從心思轉到靈裡,而你的脾氣就會很快的降下去,因內住的主已作了你的人位管住你了。又當你正忙到手忙腳亂,以致心煩意亂做事常出錯時,試試呼求主名幾聲,你就會平靜下來並做事順利少有出錯。急的人也能藉呼求主名減慢他作事的速度。天冷爬不起床守晨更者也可藉着呼求主名迅速的起床。所以經歷告訴我們呼求主名能使人活出基督及顯大基督。

 
  地方召會的聖徒如何實行呼求主名

有人說,地方召會的聖徒在聚會中常大聲及不斷的呼喊主的名。其實我們很少在聚會中集體的呼求主名,若有都只是呼喊三、五聲『噢!主耶穌!』而已。我在1975年信主至今,從未停止過聚會,一得救就在香港的地方召會中,並且在香港召會的聚會我全都參加,但記憶所及我經歷過的集體呼求主名超過幾聲的只有一次,而那次還是在臺北。(我相信在其他的地方召會中,集體的呼求主名也是很偶然作的,因呼求主名是為着個人不住的聯於主,而偶然在聚會中的集體呼求主名只是為幫助大家在生活中養成個人的呼求主名而已。)1986年在臺北的一個有關傳福音的國際訓練聚會中,與會者約有200人,在等講者入場前,有人建議眾人一同站起來呼求主名。那次呼求了3分多鐘。雖然我有點反感,因不習慣,但我還是跟大眾,因有好些從美國和南美來的聖徒較易興奮。但其實無論何時及在任何場合你一呼求主的名,你都能摸着主同在的甜美,因住在你裡面化身成為那靈的主耶穌會對你的呼求有所反應。地方召會中的聖徒只在生活中經常習慣性地輕聲的呼求主名使他們不斷的聯於主,活在主面前及住在祂裡面(約十五4),以實行不住的禱告(帖前五17)。這有什麼不合聖經呢?我們實行的程度還不及東正教徒的呢!無論如何,呼求主名不牽涉到真理的層面,它只是一種對主愛的表示(你越愛一個人就越會多叫他幾聲)及對主的享受,因此沒有人該說呼求主名是異端或邪說。

 
八 呼求主名的聖經根據

Thayer的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說舊約中以挪士(創四26)、亞伯阿罕(創十二8)等的呼求耶和華的名是藉宣稱耶和華的名去呼求(to call upon by pronouncing the name of Jehovah)。在舊約中『呼求耶和華的名』或『呼求祂(或你或我)的名』這片語出現過20次。10相反的拜偶像的以色列人『呼求巴力的名』(王上十八26),而列國『不呼求…(耶和華)的名』(耶十25)。在新約,『呼求』這字的希臘文是epikaleouai(epikaleo的中間式 [middle voice];出現在徒二21、九14、九21、十五17、羅十13-14、林前一2、雅二7被動式及彼前一17),由兩個字相加而成,就是上面及呼叫,意即呼喊某人的名字。Gerhard Kittel的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說在新約中這字的意思是信徒在禱告中呼求神或基督的名(the believer calls on…the name of God or Christ, in prayer)。注意聖經有時只有『呼求』而沒有『名』這字,如在徒七59(司提反呼求說,主耶穌,求你接收我的靈!)、羅十12,林後一23及提後二22,那只是呼求神或主;舊約裡也有很多沒有『名』這字的。有人(如唐守臨)認為呼求主名應是求告主名,只用在禱告時。但這字原文的意思不只是這樣。活在主面前的人不單有定時的禱告代求、隨時的禱告代求,也有經常一兩句的呼求主名,即喊主的名字,如『噢!主耶穌啊!』或『主啊!』,正如Lydia O. Baxter的詩歌所說的『時常攜帶耶穌的名』,又如Frederick William Faber的詩歌所說的『求原諒我,將你聖名,日念千遍不住。』